当前位置:名人名言大全 -

经典至极的关于语言的哲理名言

    >> 提交新名言
  • yán
  • mínɡ
  • yán

经典至极的关于语言的哲理名言:

  下面是名言词典网(www.justsayout.com)小编搜集整理的关于语言的名言警句,希望能够给大家以帮助。
    经典至极的关于语言的哲理名言
  • 1、我们应该注意自己不用言语去伤害别的同志,但是,当别人用语言来伤害自己的时候,也应该受得起。 —— 刘少奇
  • 2、人人心中都有一架衡量语言的天平。 —— 艾青
  • 3、爱情不是花荫下的甜言,不是桃花源中的蜜语,不是轻绵的眼泪,更不是死硬的强迫,爱情是建立在共同语言的基础上的。 —— 莎士比亚
  • 4、每个人都知道,把语言化为行动,比把行动化为语言困难得多。 —— 高尔基
  • 5、今天面对你们,我无法用更多的语言来表示安慰,我给你们鞠个躬吧! —— 温家宝
  • 6、曾经爱过你的人,前世一定和你有缘,不要语言虐待。如果他今生真的负你了,那是因为你前生负他,红尘轮回,无需计较。 —— 孤雅冰柔
  • 7、要是有些事我没说,地坛,你别以为是我忘了,我什么也没忘,但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也不能想,却又不能忘。它们不能变成语言,它们无法变成语言,一旦变成语言就不再是它们了。它们是一片朦胧的温馨与寂寥,是一片成熟的希望与绝望,它们的领地只有两处:心与坟墓。比如说邮票,有些是用于寄信的,有些仅仅是为了收藏。 —— 史铁生
  • 8、许多感情不是一定要用语言来表达的,如果你怀着美好的情怀去爱,那么即使说不出,你的真心也同样可以传递给别人。 —— 傅晶
  • 9、一张文凭、二国语言(精通英文)、三房一厅、四季名牌、五官端正、六六(落落)大方、七千月薪、八面玲珑、九(酒)烟不沾、十分老实。 —— 佚名
  • 10、不浪费孩子的智力。当孩子牙牙学语时,就教他正确的语言,而不是把小猫说成“猫眯”。 —— 卡尔·威特
  • 11、人的寂寞,有时候很难用语言表达。 —— 安妮宝贝
  • 12、没有了爱的语言,所有的文字都是乏味的。 —— 李嘉诚
  • 13、当你真正爱一样东西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语言多么的脆弱和无力。 —— 郭敬明
  • 14、“刻薄”在三十年代是上海左翼文人的强项,很出了些语言棍子或曰大师。 —— 王朔
  • 15、于是我关闭我的语言,关闭我的心,深沈的悲哀是连眼泪这形式都无法采取的东西。 —— 村上春树
  • 16、如果善良的情感没有在童年形成,那么无论什么时候你也培养不出这种感情来。因为人的这种真挚的感情的形成,是与最初接触的最重要的真理的理解,以及对祖国的语言最细腻之处的体验和感受联系在一起的 —— 苏霍姆林斯基
  • 17、我很庆幸我放猪而不是去上学,这使我和语言有了一种自然的关系。我穿着人的衣服生着人不懂的病。 最早的诗是自然教给我的,我想我永远感谢自然。 —— 顾城
  • 18、爱情不是花荫下的甜言,不是桃花源中的蜜语,不是轻绵的眼泪,更不是死硬的强迫,爱情是建立在共同语言的基础上的。 —— 莎士比亚
  • 19、世界上是先有爱情,才有表达爱情的语言的,在爱情刚到世界上来的青春时期中,它学会了一套方法,往后可始终没有忘掉过。 —— 杰克·伦敦
  • 20、艺术是感情的模制品,犹如语言是思想的模制品。 —— 兰格
  • 21、简单地说,伟大的文学就是包涵极其丰富意义的语言。 —— 庞德
  • 22、因为我们最真实的自我是沉默的,人与人之间真正的沟通是超越语言的。倾听沉默,就是倾听灵魂之歌。 —— 周国平
  • 23、三日不读书,便觉面目可憎,语言无味。 —— 孔子
  • 24、最后我觉得他自题的墓志铭也能表现出他的思想和语言特色:恕我不起来啦! —— 海明威
  • 25、在这时候我们需要读自己人写的东西,不仅因为那是用我们自己的语言写成的,而且那里面闪露着我们的灵魂,贯穿着我们的爱憎。不管是鳞爪,不管是新与旧,读着这样的文章,会使我们永远做个中国人——个正直的中国人。 —— 巴金
  • 26、手语也是一种语言,应该受到社会的尊重与认可。 —— 郑璇
  • 27、我们的任务,不仅要向人们宣传手语是一种语言,更要完善和丰富它,为天下的聋人造福。 —— 郑璇
  • 28、喜庆之辰,易心平气和,语言吉祥。 —— 康熙
  • 29、对待爱情,行动永远大过语言! —— 吴若甫
  • 30、我觉得一个好主持人最重要的就是,要让人感觉到舒服,有很多被人称做花瓶的主持人感觉也挺舒服的,她们的肢体语言、笑容都让人感到很愉快,我觉得如果能做这样的花瓶我也挺高兴的。 —— 徐春妮
  • 31、俄国形式主义诗学以语言的“文学性”作为文学科学的研究对象,并为“文学性”确立了若干重要的原则,如差异性原则、陌生化(或译奇特化)原则、形式化原则等等。这些原则都是以语言作为一种特殊而自足的系统为前提的。它们强调的是语言能指本身的可感性。 —— 张柠
  • 32、巴赫金在使他的这一愿望得以实现的过程中,首先给予了语言学以十分重要的地位。因为,他把其复调小说理论建立在“元语言学”的基础之士(实际上是一种诗学语言学)。这种“元语言学研究,不能忽视语言学,而应该运用语言学成果。无论语言学还是语言学,研究的都是同一个具体、非常复杂的而又多方面的现象——语言”。 —— 张柠
  • 33、形式主义者关注的是诗的语言如何唤起人们对生活的新的感受,以穿透那遮蔽存在真相的意识。因此,他们注重语词的能指,利用语词能指的“任意性”特点,达到诗语“陌生化”的效果。比如,一阵赞美和祈祷的声音,一阵激越的歌吟,一声令人颤栗的惊叹……这些,必须要求人们去倾听,并引起震惊的效果。 —— 张柠
  • 34、巴赫金在《陀思妥耶夫斯基诗学问题》一书中,以“对话理论”为基础,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复调小说进行了大量而又周密的研究,其中列专章分析了陀氏小说的对话语言风格。这些语言风格的分析,都是从“元语言学”的对话类型角度入手的,尚未涉及“元语言学”与语言学的关系问题。 —— 张柠
  • 35、什么是对话呢?从一般语言的角度看,只要具备了建言与纳言这两者彼此交谈的外在形式就是对话,而自言自语则不是对话。而从诗学的角度看,是否是对话并不取决于有没有建言的直观形式,有的独白也可以是一种对话。 —— 张柠
  • 36、从一般语言学的角度看,,例一是一种问答式的对话,它具备了对话的直观形态。而从诗学的角度看,情况恰恰相反;例一不是对话,例二却是对话。因为对话只能产生于自我意识的充分呈现中,产生于意识本身的价值不自足并引出了疑问词的过程之中。 —— 张柠
  • 37、从诗学角度看,不管话语是否具有对话的直观形态,只要话语自身不自足、有疑问,它不断地分解自身,不断地自我解释,这样一种话语就有了对话的含义,我们还需要把话题稍加展开,并且还得从对话的材料——语言入手。 —— 张柠
  • 38、我们把语言的出现视为人的历史的开端。此前,人的意识是一片混沌和幽暗,人的语言是模糊无义的自然的音响。用索绪尔的话来说,此时的能指和所指处于分离状态,即“模糊的观念的无限平面”与“声音的不确定的平面”分属两个领域。只有当上述两种状态,在“任意性”和“差异性”原则引导下交织在一起,意识才得以产生,这即意味着言语的出现。 —— 张柠
  • 39、俄国形式主义则具有“语言本体论”色彩,其艺术实践最终指向人们在陌生化(奇特化)诗语中的震惊(注意:语言本体论也可能隐含价值论意义。不过只有当它上升到存在论层面时才能显现)。 —— 张柠
  • 40、诗性语言是人类对存在的真相、对原初之美的赞美,是对失去了的和被忘却的在的追寻,它并不承担转述和通知的任务,故也不具备对话功能。 —— 张柠
  • 41、传统小说往往以一种全知全能的视角进行叙述。作者在人物外部冷静地观察、描写、评判,其叙事结构借助于线性一的物理时间,给生活和事件完整的秩序。这种线性时间有一种理想化的结构和理想化的均匀节奏(对这种理想的状态人们却习以为常)。这种线性结构,通过将作为一连串的事件(即故事)转变成小说的情节面变成一种书写下来的语言结构,进入了大众日常意识,并且得到了认同。 —— 张柠
  • 42、对“白银时代”文化的关注,无疑不是出版家的心血来潮或者歪打正着,其中肯定有某种必然性的东西。在我们这个没有激情的年代,这个被欺骗、软弱、埋怨和嘀咕所笼罩的年代里,中国作家和知识界对西方现代派那隔靴搔痒式的模仿,造就了一大批术语玩弄家、技术权威、无病呻吟者、语言游戏者,最后弄得自己都腻了。 —— 张柠
  • 43、农民没有历史。他们的历史就是个体自身的历史,一种短暂的循环时间:从天亮(醒)到天黑(睡),从子宫到坟墓。他们生活在一种奇特的建筑布局之中:从居室的后窗就能看到墓地;前院是人与牲畜、家禽的地盘,后院就是蔬菜、果树和庄稼。他们的历史就是稻子的历史,从生到死,从播种到收割。这是一种无法改变的宿命,它产生了一种农业文明特有的语言:抒情。面对这那些神秘的、不可捉摸的、看不见但又无处不在的对象,他们沉思默想、一唱三叹、同义反复。 —— 张柠
  • 44、沉默,有时固然比任何语言都值得珍惜;静寂,有时也比任何声音都可怕。 —— 古龙妙
  • 45、历史叙述或历史想象,与狭义的文学叙述或文学想象,在本质上具有同构性。因此,文化研究(批评)就是将文学研究(批评)的方法运用到其他文化材料的分析中去。或者说,文学研究关注文学语言的符号系统,文化研究关注一般的符号系统(文学符号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 —— 张柠
  • 46、对情感方式的质疑,对表达“爱”的腐朽语言的不信任和拒绝,既成了诗人表达情感的一个重大障碍,但也是增加诗人情感强度的催化剂,或者说还是对诗人如何表达自己最珍惜的情感的挑战。尤其是在涉及母爱这种类型的情感时,这一点表现得尤其清晰。 —— 张柠
  • 47、市场、商业文化、时尚符号体系,就这样联手将“叙事异端”剿灭了。传统文艺中的象征符号系统已经崩溃,对它们的美学解读已经完全丧失了意义。也就是说,传统意义上的故事和人物性格、叙事语言、象征结构等,已经全部失效。留给我们的只是一个新的象征系统:媒体信息符号组成的商业文化系统。支配这个符号系统的是政治经济学规则。这种规则的垄断状态,实际上就是在向我们宣布“异端叙事”的终结。 —— 张柠
  • 48、作为一种感人的力量,语言的美产生于言辞的准确、明晰和动听。 —— 高尔基
  • 49、-对治悉檀,以制止人类的恶行为宗旨。如贪欲重的,教他修不净观;嗔恚重的,教他修慈悲观;愚痴重的,教他修因缘观;散乱多的,教他修数息观;我执重的,教他修界分别观。有的能行许多慈善事业,却不能遏止自己的恶行;也有人能消极的止恶,却不能起而积极的为善。所以生善与息恶,在应机施教中成为二大宗旨。止恶,不但是制止身体与语言的恶行,还要净化内心的烦恼。如有人祗肯布施,不能持戒。毁戒是一切罪恶的根源,因此为说布施功德是有限的,祗感得身外的福报。学佛最重要的是持戒,持戒才能感人天报。这就是以持戒对治毁犯的恶行。 —— 印顺导师
  • 50、当你真正爱一样东西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语言多么的脆弱和无力。文字与感觉永远有隔阂 。 —— 郭敬明
  • 51、中国批评界一直在寻找一位“智勇双全”的精神领袖,一位集批评智慧,发现眼光和优雅语言于一身的批评家。朱大可差点成为这样的人物,今年某时,在北方政治都城北京,一群组合特别的批评家和作家,为朱大可开了一次“专家论证会”,把朱大可的批评风格推崇到了一个相当高的位置。而朱大可本人,从会议的报道材料看,似乎也笑纳了所有这些赞誉。然而,一个锐气十足,敢于横扫一切的批评家,笑容可掬地满足于“一个个伸出拇指把你夸”的喜气之中,这想象中的情景让人顿生失望之情。 —— 阎晶明
  • 52、“致身于国”、“还政于民”等等佳话,只是语言幻成的空花泡影,名说交付出去,其实只仿佛魔术家玩的飞刀,放手而并没有脱手。 —— 钱钟书
  • 53、余杰先生曾怒斥赵本山:“伪农民”,并在《优孟中国》一文里把他看成是当今小丑时代的集大成者。  相声演员,我只欣赏冯巩,他的喜剧是语言的幽默。而巩汉林、陈佩斯、潘长江这些人总觉得滑稽有余,幽默不足。幽默需要智慧,不是每个相声演员都有智慧。 —— 曹极
  • 54、在中国的研究院里,有些学者是有学问,但是缺乏表达学问的训练。不用生动活泼的语言加以排列组合,学问是死的。 —— 曹极
  • 55、隐喻是诗歌的天然体制,正因为诗歌本身就是隐喻的,所以隐喻最容易被异化,成为语言专制和暴力,所以诗人如果要创造,就要追问诗歌的存在基础,回忆语言最初的那种命名的原始力量,这种力量总是被文化被陈词滥调遮蔽起来,被隐喻的隐喻所消解。 —— 于坚
  • 56、我觉得,文学的历史可以看作语言和身体的分裂与复合史,不断地分裂,又不断地复合。 —— 于坚
  • 57、小说它总是要去顺从大众,诗歌好像不一样,诗歌是语言最高智慧的体现,诗人不要求当大众的代言人,诗人更愿意做的是他自己内心世界的一个发言者,它不像小说那样要求广泛的读者。 —— 于坚
  • 58、肯定的语言,是孩子成长的正信息;否定的语言,是孩子成长的负信息。 —— 卢勤
  • 59、我们的词汇以及附着于其中的理论是至关重要的。只要我们是用建立在错误理论上的语言说话,我们就会犯下错误并使其长久存在。然而,对我们认识这个世界以及人类在其中相互作用仍然有着深刻影响的传统词汇,还有那些根植于这套词汇中的理论和解释,在许多方面一直是非常原始的。其中有许多是遥远的年代形成的,那时我们的头脑对我们感官所传达的东西,有着十分不同的解释。所以,当我们学会了许多我们通过语言而知道的东西时,每个词的含义会使我们误入迷途:当我们尽力要表达我们对某一现象的新的和更好的理解时,我们继续使用着含有过时含义的词汇。 —— 哈耶克
  • 60、胸中涤去数斗尘,语言方觉有味。 —— 洪应明
  • 61、这是我在《天地英雄》之后第二次和日本演员合作,跟中国人对戏有回馈,跟日本演员对戏就完全靠表情和肢体语言作为反馈,所以戏中对白很少。 —— 赵薇
  • 62、今天,大地在阳光下向我低语,像一个织布的女人,用一种已经被遗忘的语言,哼着一些古老的歌曲。 —— 泰戈尔
  • 63、人类於本能的基础上,逐渐的学习,学会各式各样的语言,种种知识,种种技能,这是人类的特点!如不能善用人类的智力,做起坏事来,比其他众生不知道 要超过若干倍。 —— 印顺导师
  • 64、营销最佳的语言是自己的语言,而不是套用别人的话。 —— 马云
  • 65、临江仙 贺默轩旧日诗肠论斗酒,风流怀抱如顾。几年不听渭城声。尊前无贺老,卷里少弥明。闻说语言都好,便应步履全轻。长生第一是风俗。额前书八十,一能说又能行。 —— 刘辰翁
  • 66、为你开的,为我开的毋忘我花,为了你的怀念,为了我的怀念,它在陌生的太阳下,陌生的树林间,谦卑地,悒郁地开着。在僻静的一隅,它为你向我说话,它为我向你说话;它重数我们用凝望远方潮润的眼睛,在沉默中所说的话,而它的语言又是像我们的眼一样沉默。开着吧,永远开着吧,挂虑我们的小小的青色的花。 —— 戴望舒
  • 67、今天大地在太阳光里向我营营哼鸣,象一个织着布的妇人,用一种已经被忘却的语言,哼着一些古代的歌曲。 —— 泰戈尔
  • 68、思想以他自己的语言喂养它自己而成长起来了。 —— 泰戈尔
  • 69、我的晚色从陌生的树木中走来,它用我的晓星所不懂得的语言说话。 —— 泰戈尔
  • 70、神的静默使人的思想成熟而为语言。 —— 泰戈尔
  • 71、背诵是形成语言能力的关键。 —— 李阳
  • 72、今天早晨,我一起来就听见那娶亲的人家吹响了竹笛。平时,每天的笛声和这婚礼第一天的笛声有何相似之处呢?隐蔽的不满,深沉的失望;藐视、傲慢、疲惫;缺乏起码的信心,丑恶的无谓争吵,无法饶恕的冲撞,生活中习以为常的贫穷——所有这一切,又怎么能用竹笛的仙语表达出来呢?歌声从人世之巅,将所有熟悉的语言帷幕突然撕破。永恒的新郎和新娘,蒙着股红而羞涩的头巾来相会,而这头巾正是在这笛声中被徐徐地揭去。 —— 泰戈尔
  • 73、我的躯体仿佛是不可登陆的星球,借助望远镜只发现气环的一些孔隙。我所说的整体,其实没有姓名,它的剖析图何时画好?谁与它保持直接交往的关系?从处女地收集的碎片,拼凑成的形体,才有了个名字。四周的天空布满失败和成功的愿望的光影,复杂感情的缤纷的影子,降落心田;风中并存着冬天、春天;看不见的生动的游艺,谁讲得清楚?谁用语言的手将它抓住?生活的地域的一条界线,因工作繁复得以固定,另一条界线上,受挫的探索化为空中的云雾——绘画的海市蜃楼。 —— 泰戈尔
  • 74、那儿有胆怯的羞赧,隐蔽的自轻自贱,平淡无奇的经历中,戴着自怨自艾的面具的各种素材——浓重的幽黑鄙视着死亡手中的宽宥。这是未成熟的未绽放的我,这是为谁?有何用处?携来如诛肇始,如许隐喻。情感中束缚的语言,无法倾吐,无法忍受的创造的幼稚,在庸碌的深处毁于一旦。哲人拽着奥秘的面幕工作,花儿藏在蓓蕾的面纱下,艺术家未竟的事业放在暗处,已有一些迹象表明,幽禁的整体已在“发现”的路上。 —— 泰戈尔
  • 75、它的艺术语言,与林木的言词毫无共同之处。从地府升起的精气,日夜传遍每棵树的枝叶,石雕独居在广博的亲谊之外。很久以前,艺术家在它体内注入的奥义,像财神药叉的死了的财宝,与自然之音素不往来。 —— 泰戈尔
  • 76、定义的围墙内的寓所里,他做着工资固定的工作,额上写着“平凡”。不知从哪儿,吹来爱的春风,界限的篱栅飘逝。“永久的不可知”走了出来。我发现他特殊、神奇、不凡,无与伦比。与他亲近需架设歌的桥梁,用花的语言致欢迎词。 —— 泰戈尔
  • 77、你要我谈创造歌曲的体会,我俱怕谈体会,可又非谈不可。人凭智慧成功地创造了语言。人的感知是哑默的,不可捉摸的,很像幽寂的宇宙。那博大的哑巴用手势表达心意,不作解释。幽寂的宇宙拥有韵律,拥有表现手法,天宇舞姿密集。原子分子在无限时空里,规定了舞蹈的轨道,在“有限”中翩舞,塑造无数形象。它心里炽热的情感,此花草到繁星,寻找自己的隐喻。人的感情强烈到控制不住的时候,必然寻找话语——静默下来的话语、寻找技法,寻找暗示,寻找舞蹈,寻找音乐。推翻原来的含义,扭曲规则。 —— 泰戈尔
  • 78、我相信我有一句话要对她说 当我们的眼光在路上相遇的时候。 但是她走过去了,而这句话 日夜地 像一只空船在时间的每一阵波浪上摇荡—— 那句我要对她说的话。 它好像在无穷尽的追求中     在秋云里航行 又开放成晚间的花朵 在落日下寻找它失去的语言。 它像萤火般在我心头闪烁     在绝望的朦胧中 寻求它自己的意义—— 那句我要对她说的话。 —— 泰戈尔
  • 79、进入九十年代,随着新生代的女性散文家以及创作流派的出现,再加上已有的老生代、中生代的女性散文家,女性散文真正呈现出众声喧哗的局面。一方面是不断的向生命的深层空间拓展,一方面则是开始与市场的快餐文化妥协。一方面女权主义思想开始冲击中国女性的写作,另一方面传统生活以及古典文化依然是中国女性散文挖掘不尽的话语储备。老生代散文续接着汉语传统中最为纯粹的语言和文化资源,而中生代与新生代的作家则开始了新潮散文与“新散文”的实验。 —— 王虹艳
  • 80、直到新文化运动,白话文的“言文一体”使文学的大众化有了讨论的可能。白话文学要以国民意识、写实精神、社会性代替了以往文学的贵族气、古典做派以及山林气。语言与生活的同构,王纲解钮时代的混乱与缝隙间的自由,英法随笔的引介,文化先锋们的素养,使得白话散文在发轫期便迎来了高潮期。 —— 王虹艳
  • 81、当代散文家对于文体的历时态和共时态缺乏认识,散文的纵向演变与横向比较,以及文体的历史意识与宏观意识都显得匮乏,而这也便直接导致了女性散文的视域比较狭窄。事实上就汉语散文来说,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概念,它既包括了绵延几千年的中国汉语散文的历史,同时也包括以汉语作为散文写作语言的诸多群体,包括香港、台湾、澳门,以及海外的诸多华人居住地——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加拿大等等,这形成了汉语散文在二十世纪后期“多元发展、共生互补的繁荣鼎盛的整体格局,堪称二十世纪世界文学中一个独特的人文景观”。 —— 王虹艳
  • 82、建国后,我们一直将普通话视为一种标准的书面语形式,但事实上,中国文学语言有着更为丰富的资源与支脉。如果没有方言、文言与口语等语体形式作为一种补充或者支援力量,那么普通话将是语言等级秩序中的霸权者,白话将失去汉语文化传统的根脉之一,而书面语将只能是呆文,汉语文学语言的路也会越走越窄。而语言一旦失去了它作为一种艺术媒介的存在价值,便也就失去了它自身最重要的存在形式,它能够提供给人的想像力也将受到限制。语言的荒漠往往就预示着我们自身的匮乏。 —— 王虹艳
  • 83、“五四”以后,文言散文的传统被中断,而文言作为一种语体形式也成为汉语语言的过去时。语言的灭亡往往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渐变,随着时间以及各方面因素的变化,语言自身不断发生变化;一种则是通过意识形态的干预,从而人为地中断语言的某种传统。“五四”时期的文言文传统的中断便属于后一种情况。 —— 王虹艳
  • 84、就“新散文”试验来说,文言文化中可能会继续保有生命力的因素应该成为新语体的内在滋养,否则散文创新的基础便会显得脆弱。从这个角度看,台湾散文在语言形式以及汉语文化的继承方面比大陆散文更多了与传统的渊源关系。 —— 王虹艳
  • 85、客观地说,“五四”时期的文学语言仍然在文言与白话间寻找某种“化”的可能,“化”是在形式变异下的对于原话语的一种潜在的转义行为。冰心就曾经主张语言要能“化”,即“白话文言化”,“中文西文化”,并认为这“化”字大有奥妙,不能道出。但是这种“化”的转义在随着白话文日渐成熟、民间语体的不断深入、基于政治意识形态之上的语言大众化的要求等等情况下,逐渐失去它的转换的可能。 —— 王虹艳
  • 86、汉语言自身的灵活,骈散相间,参差错落,仪态万方的美质并不是汉语与现代性接轨的不利因素,相反,它是这种现代转向的基础。当下的散文语言过于注重语言的标准化、书面化,往往只是由书本到书本地转化某种叙述方式。而另一方面网络写作又过分注重外来语汇以及与现代科技息息相关的时尚词语和完全情绪化的感叹词。虽然越来越多的人通过网络从事写作,但是从根本上说,这种写作对于官能感受的强调要远远超过审美感受。现代人越来越复杂的心理体验在无节制的宣泄中变得苍白,网络写作包括网络散文并没有给我们提供新的可能性。 —— 王虹艳
  • 87、黑孩的散文比较有代表性。她不再采用传统散文的那种唯美的抒情笔调,很多篇章中出现了虚渺、朦胧的叙事姿态。在叙事的时空结构上,其特征是类似于马尔克斯的那种多时空语态的交杂,而诸种强烈的意象的凸现则使语言的强度,情绪化、感觉化倾向加重。尤其在进行童年往事的叙述时,更加多了一种主观情绪,这也是她被称为“新感觉派”的缘故。 —— 王虹艳
  • 88、“新散文”是散文思维的一种变化,但是也同样面临困境。首先,有些“新散文”作家过于依赖思想的力量,这使散文的形象性减弱,也往往使散文的形而上空间捉襟见肘。毕竟依靠思想来结构散文,就需要散文家有不断深化和创新的思考,否则便容易给人重复的感觉。其次,文本的叙事性增强,有了小说那样的吸引人的要素,但是许多作家往往又处理不好叙事、说理与抒情之间的关系,不仅使自己的散文“四不像”,而且更多了矫揉造作的做秀感,这也是损害散文生命力的缺憾之处。再次,对于语言形式的过分注重往往又会弱化某种精神力量。 —— 王虹艳
  • 89、华丽的语言在事实和行动面前总是那么的苍白和无力,我会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自己的路,事业如此,感情也如此。 —— 谢娜
  • 90、很早以前我就听人说,笑是世界共通的语言,我不会太多的语言,但我喜欢笑。 —— 林志颖
  • 91、可能是我个人比较喜欢这种表达方式吧,我平时爱看的电影多半也是这种类型的,有点距离感。你说得对,选择这种表达方式是非常危险,因为我们以前看到的很多亲情题材的片子都很煽情,但刚开始筹拍的时候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要拍一部商业片或者特煽情的片子,我没有这方面的压力;另外,第一部片子吧,老实说,我也没有那么多技巧,比较理想的境界当然是你有很多技术,你的技术都是为了把你的想法表现得非常好,但是在没有这种技术的情况下,我宁可老实一点,我不了解的东西就不去用它,不敢耍花活。可能"平实"都有点是夸我了,其实就是老实,不会就是不会,别拍你不会的东西,只拍你会的东西,那是我的初衷。我现在回头看才发现我的镜头语言有多么不丰富,或者说我了解它,但是不太敢用。从一个人的电影是可以看出她是什么样的人的,我从小就被我爸爸教育说是第一不能不懂装懂,第二是不用露怯,宁可不说话也别露怯,知道多少说多少,宁可不说话,也别胡说八道。 —— 徐静蕾
  • 92、我为什么感觉累呢?我很抗拒人的异化。我的异化就是说一个人在电视上说一句话,应该是他自己的话,应该是我口说我心。这个人是人格完整的。你可以给我稿子,可以用自动提词器,但第一他给我的词我不能照说,我得琢磨琢磨怎么说。这不仅是语言风格的事,是你内心感受的事。 —— 窦文涛
  • 93、由胡适们共同造就的旨在实行语言、诗体“大解放”的“白话诗”运动无论在思想内容与艺术形式方面都具有古典诗歌所无法比拟的优越性价值,使得绵延数千年的中国诗歌面貌焕然一新,究其实,这背后不能不归功于胡适们超越时人的先进的诗歌观念,以及在此种先进的诗歌观念指导下所进行的积极创作实践。 —— 谭五昌
  • 94、文化批评在当下的泛滥无边,还导致了批评者本人审美感受力及鉴赏力的急剧衰退。由于批评家有意无意地抑止他们的审美感知活动,使他们对文本的解读形成了一种惯性化的思维。长此以往,许多批评家对于文学作品的语言风格、内在结构、想象方式、艺术特色等“文学性”因素,逐渐丧失了敏锐的直觉能力。更关键的一点是,还有许多批评家对文学作品甚至丧失了审美感动能力。这对批评家和普通读者而言,都是一件令人悲哀的事情。 —— 谭五昌
  • 95、客观地讲,余华的《兄弟》(上部)是一部非常感人的小说,也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但却不是一部能够满足大多数读者(尤其是专业读者)“期待视野”的出色小说,因为它无论在思想性还是艺术表现方面均未能产生震撼性的效果。顺带提及一下,余华在这部小说中的语言叙述及艺术表现也存在不少问题,诸如句式的重复、单调,叙述的无节制与分寸把握失当,幽默与油滑的“错位”处理,等等(在此不作具体论述),小说形式表达方面的欠缺也会影响着人们对小说的总体评价。这种评判对余华而言显然是过于苛刻了一些,但这也是人们对他期望过高之缘故。 —— 谭五昌
  • 96、真实性一直是纪录片的核心理念,这没有疑问。但是如何达致这个真实,却一直存在着不同的理解,作为哲学意义上的真实问题的讨论,历来就有主观与客观的争执。纪录片的语言与艺术片的语言有着根本的差别,这种差别决定了真实性在不同的层面上的体现。 —— 陈福民
  • 97、我们要跟老百姓学习,学习人民的语言,人民的情感,人民的美德,努力发现老百姓的问题,困苦,和他们心中所希望达到的目的。 —— 陶行知
  • 98、一个人对于语言的态度在根本上就是对于生命的态度,他与语言构成怎样的关系,决定着他的生命的方向。网络上面这种貌似无成本的语言旅行,其实是一个无底的深渊。因为“E体化”在很大程度上是把语言作为一种消费品和一种消费方式,说过就忘,用完就扔,语言的这种客观化、物质化倾向使语言与人的身心活动相分离,无法成为思想的有效成分。 —— 陈福民
  • 99、“E体化”对于未来世纪人们生活的影响是无法回避的,特别是网络与立言的关系,还将受到严峻的考验。颠覆腐朽的文化等级、释放被压抑的欲望、寻求一种想象的平等……,网络之功功大莫焉。但是也必须看到甚至应该警惕,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同样不会有不付出成本的语言旅行。仅仅把语言当作消费品耽于享乐只会降低思想的含量,从而导致语言同思想的分离。在一个更为深远的意义上,那将是语言和思想的死亡。 —— 陈福民
  • 100、尽管经常是让陈腐冒充新潮以次充好,毕竟外形总是亮丽花哨,也足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了。假如你想透彻地了解今天这个时代又苦于杂像丛生不得其门而入的话,或许可以从“注意力”这个词汇开始。无论是“注意力经济” 还是什么经济,都必须让语言或图形在争夺眼球的战役中保持强度足够的刺激。 —— 陈福民
名人名言简介:
名人名言指那些从小事中悟出大道理,为人类发展做出贡献的,富有知识的名人所说的能够让人懂得道理的一句较为出名的话,广泛上来说就是有意义,向人们揭示一定的道理的话,名人所说的谚语,格言等都可以叫名人名言。名人名言网(www.justsayout.com)收录了国内外海量名人名言,来到本网将是一次与世界最伟大头脑的零距离接触。这是一处挂满人类思想的葡萄藤,这里的葡萄将让你品尝到智慧的甘甜。这是一个关于人生和世界的展厅,认真的参观者将是最成功的受益者。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名人录  |  分类名言
Copryright © 2008-2015 名人名言大全|名言警句大全   www.justsayout.com   京ICP备05001210号-2   执行时间:5.86 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