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名人名言大全 -

精心收集的关于创作的名言警句

    >> 提交新名言
  • chuànɡ
  • zuò
  • mínɡ
  • yán

精心收集的关于创作的名言警句:

  下面是名言词典网(www.justsayout.com)小编搜集整理的关于创作的名言警句,希望能够给大家以帮助。
    精心收集的关于创作的名言警句
  • 1、今日生活,今是动力,今是行为,今是创作。 —— 李大钊
  • 2、文化创意产业中,很多人只是看到了商机,但在艺术创作时老想着票房、钱什么的,做不出好东西。创意需要空间和失败的机会。 —— 赖声川
  • 3、也许有人并不理解一个创作者的内心,一首歌是有生命的,它也会长大。每当多一人演唱我的歌,它们就会长大。 —— 叶佳修
  • 4、创作是我的生命,那,你们的支持是我创作的原动力。 —— 周杰伦
  • 5、文学一进入考场已经不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创作。 —— 余秋雨
  • 6、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如果能够打破常规,完全自由进行创作,其成绩往往会是惊人的。 —— 卓别林
  • 7、以后应该立定格局之后,一直写下去,不管修辞,也不要回头看。等到成后,搁它几天,然后再来复看,删去若干,改换几字。在创作的塗中,一面练字,真要把感兴打断的。 —— 鲁迅
  • 8、此后要创作,第一须观察,第二是要看别人的作品,但不要专看一个人的作品,以防被他束缚住,必须博采众家,取其所长,这才后来能够独立。 —— 鲁迅
  • 9、研究文章的历史或理论的,是文学家;做做诗,或戏曲小说的,是做文章的人,就是古时候所谓文人,此刻所谓创作家。创作家不妨毫不理会文学史或理论,文学家也不妨做不出一句诗。然而中国社会上还很误解,你做几篇小说,便以为你一定懂得小说理论,做几句新诗,就让你讲诗之原理。 —— 鲁迅
  • 10、研究是要用理智,要冷静的,而创作须情感,至少总得发点热,于是忽冷忽热,弄得头昏,——这也是职业和嗜好不能合一的苦处。苦倒也罢了,结果还是什么都弄不好。那证据,是试翻世界文学史,那里面的人,几乎没有兼做教授的。 —— 鲁迅
  • 11、创作是个人劳动,作品是有个性的。 —— 巴金
  • 12、单靠作家的称号并不能保证好作品的产生,单靠才能也不能解决问题……,创作是个很严肃、很艰苦的事业。即使最有才能的人也得在创作上付出很大的代价,这个代价包含着辛勤的劳动,丰富的生活经验与知识,正确的世界观,还包含着相当长的段时间。缺少了这些,最有才能的作家也会写出失败的作品;写过本好书的人也可以写出本坏书。 —— 巴金
  • 13、即使写历史小说,也得先了解人,了解生活。人们从前喜欢挖苦亭子间的作家,其实做个亭子间的作家也得先在社会里混了些时候,才关在亭子间里写作。辈子关在亭子间里的人,连活都活不下去,哪里谈得上创作……。 —— 巴金
  • 14、王菲曾给我很多创作灵感,她不唱了,我等于失去了半臂!我已经死了这条心了!你们大家都死心吧! —— 林夕
  • 15、创作需要创造性,特别需要说别人没有说过的话,如果别人已经说得很多了,就用不着我们再来说。 —— 巴金
  • 16、我不会为了钱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我找到一个结合点,我做创作的工作,我过得不需要大富大贵,很平凡,这样就最幸福了。 —— 苏醒
  • 17、我认为,演戏对自己是一种修练。每演一部戏,就是体验一种人生。我拍了那么多戏,演绎了那么多角色,度过了无数个丰富多采的人生,我对这个职业的热爱,到了忘我、痴迷的程度。只有进入创作状态,我才会平静下来,忘却尘世的一切,假如让我闲着或干别的,我的内心就会出现无可名状的骚动,就会寝食不安。所以我的家人都理解我,经常默默忍受亲人分离的寂寞和痛苦。有时候我的心情也很矛盾,艺术和亲人,那一方面都不能割舍,都是我的挚爱。 —— 斯琴高娃
  • 18、发呆有益于创作,身体是静止的,脑袋是转动的。 —— 李泉
  • 19、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相信文学创作起潜移默化之功效。 —— 凤章
  • 20、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文坛上,周大新大概不能称之为“开风气之先”或独领过什么“风骚”的作家,但是,当我们考察二十世纪中后期河南文学的整体创作时,却无法忽略过他的作品。 —— 梁鸿
  • 21、由于历史自身所存在的“异化”现象,人的个体生命价值与本能需求遭受到普遍的漠视和贬抑,从而导致20世纪中国现当代诗人普遍潜在的精神焦虑与“价值焦虑”。西方现代诗哲海德格尔认为:历史把人带离自己的根,漫世飘飞,离开了人之为人的人性法则,才带来普遍分裂的出现。因而,通过死亡想像来表达他们或隐秘或强烈的审美追求成为中国现当代诗人诗歌创作中一种重要的精神维度,即西方新马克思主义美学家马尔库塞意义上的审美之维。 —— 谭五昌
  • 22、同样是对人的命运的关注、对小人物的同情、对穷人美好心灵的赞美,其背后审美理想最终的指向则不一定相同。“自然派”的创作是以理性的人本主义为基础的。他们对“理想王国”、“永恒正义”、“人性美好”的希望是建立在社会批判和改造基础上的。人是一种社会性存在,人性的恶、穷人自我意识的民化导致的自卑、怯懦都是社会环境造成的。只有通过改造社会、改变社会,才能拯救穷人。他们的创作往往欲担当起启蒙的任务。 —— 张柠
  • 23、我心里突然有了一个疑问:鲁迅等先驱们的牺牲是否值得?早知道如此,他当初还不如像曹雪芹那样,一头钻进艺术的象牙塔里,去潜心于自己的创作呢。 —— 张柠
  • 24、我没有认为格非的《欲望的旗帜》是欲望诗学的最恰当的分析文本,而是说在中国当代小说创作中,它为“欲望“这个新的诗学问题提供了更多的分析可能性证词。 —— 张柠
  • 25、按照人的本性,他们会对任何人或任何一种私人秘密感兴趣。真正的文学创作,恰恰需要关注的就是私人经验和私人秘密,既满足了“窥视癖”,也顺便承担了人性批判的任务。而实际上,当代阅读市场根本就不会让人们消费真正的“私人秘密”,因为这种孤立的秘密,既无法充当成功的楷模,也无法提供历史审判的证据。 —— 张柠
  • 26、真正的解密性写作和阅读只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对人性秘密的刺探,它应该由真正的文学创作和阅读来完成。还有一种就是对历史的解密,它应该由“历史档案管理员”(包括社会学家的调查)和读者来完成。所有打着“揭密”幌子在市场吆喝的“创作”,都应该引起我们的警惕。 —— 张柠
  • 27、文艺创作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表达来自器官与外部世界接触产生的感受,这是表达“自我意识”的一条特殊渠道。压制“自我意识”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压制和扭曲器官的功能。 —— 张柠
  • 28、人类的创作犹如自然的创作一样,真正地说起来,值得注意的主要是动机。 —— 歌德
  • 29、1990年代以来这10多年,是中国社会城市化进展最快速的时期,与此回应的是文学上一些年轻作家的创作正面展示着城市的生活经验和生活状态。这些生活经验和生活状态形形色色,很难用一个概念来表述,但在文学作品中,这样的城市景观无疑是前所未有的,中国文学的长廊中的确还没有诞生过这样的人物、这样的场景和氛围。 —— 杨扬
  • 30、城市文学在今天不是要注入批判的药水,而是应努力展示一种新的生活场景和新的生活想象,这倒是城市化在文学创作中当务之急的事。 —— 杨扬
  • 31、上海的批评家在全国的文学期刊和文学活动中依然是一支活跃的队伍。那些专业的文学批评杂志,简直就离不开上海批评家的稿件,用一个形象的说法,中国的文学创作,没有上海作家的参与,大概还能存在,而中国的文学批评如果没有上海批评家的声音,那简直就不能算是完整的批评。上海批评家有一个最大的特征,就是没有所谓的团队意识和地方意识。除了极少数批评家之间的师生血缘关系外,大多数上海的批评家都是自己做自己的事,这种距离感有时是相当大的。 —— 杨扬
  • 32、对上海文学的生存空间而言,宣传不宣传倒是次要的,真正当务之急的事,是让那些作家、批评家能够有一个从事文学创作和文学批评的正常环境,也就是能够形成一种宽松而健康运转的文化市场机制,来吸纳全国的作家、批评家的作品,促进国际间的文化交流。 —— 杨扬
  • 33、王国维的《人间词话》将传统的词学赋予了新的现代的意义。《人间词话》最重要的贡献,不外乎人们经常提到的3个方面:一是“境界说”;二是“写境”、“造境”与对应的理想派、写实派之分;三是艺术风格上“有我之境”和“无我之境”的区分。这些论述之所以有别于同时代之处,就在于王国维的思考问题的着眼点不像梁启超等仅仅从文学有益于社会改良、能够开启民智等文学的社会功能来论述问题,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对词的把握,是从文学的审美基本特征入手来思考问题的。他自觉意识到文学的基本特征之一,就是“贵具体”,而这种具体又不是停留在一人之私己意义上的具体,而是要能够书写“人类全体之性质”的共同人性。而且,王国维对词的论述,不是停留在对个别文体的一般阐述上,而是以词作为论述的切入对象,从文学审美特征(有境界)、审美形态差异(造境、写境)、艺术风格(有我之境、无我之境)到作家创作心理(能入、能出)等,较为全面地思考了文学理论问题,代表了当时文学理论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平。另外,王国维论词,摆脱了中国传统文人狭隘的门户之见,他不管浙派还是常州词派的既定说法,一切都按照自己对文学的理解,给予重新论述。 —— 杨扬
  • 34、历史上,上海的小说创作曾一度代表了中国小说创作的最高成就,这种文学史的历史荣誉常常被人们简单地归之于一些作家的个人天才。但从文学史的角度来理解,其实一个地方之所以能够成为文学的中心,能够吸引大量的作家落户,集中出版一批优秀的文学作品,与一个地方的文化运作机制有密切的关系。 —— 杨扬
  • 35、上海小说如果说需要有所发展的话,除了对已有的优势需要一种超越外,在文学创作类型和表现题材上也需要有一种新的突破。 —— 杨扬
  • 36、的确,我们的散文创作从原来那种矫情、僵化的伪抒情模式中走到今天,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这方面成功的经验尤其值得我们关注和总结。在我看来,近10多年优秀的散文作品在创作经验上有一个共同点,这就是文化和生活的积累都比较深厚,都是作家个人修养达到较高境地之后,才出现的优秀成果。 —— 杨扬
  • 37、我渴望流浪,却不知该往哪儿去;我渴望一份真情,却无从寻求;我渴望长厢厮守,却似乎永不可企及。我很孤独,我一直用孤独填充我的日子。我以为寂寞是创作的必须,可我一直在守候着什么,我是一个情感边缘的觊觎者。 —— 海岩
  • 38、麦家在写作《风声》时,始终采用一种写实的手法进入,三部开头都以采访、纪实的笔调开始,甚至不忘用自己生活和创作中的一些实际经历作铺陈,看上去很不经意。这又是拙笨的麦家采用的另一种机巧。这种写法让人觉得他这些故事都是“不得不”写的结果,特别是“西风”的开头,叙述是为了保证“东风”能顺利出版才不得以而为之的,就像麦家在生活场合里一样无辜。但客观上它们却恰恰成了一种机智的叙述方法。麦家借此告诉人们,他不是为继续保持“解密小说”的称号才新编这则故事的,这里写的都是生活,就像扉页上所说:“生活是最好的小说。”同时,小说主题所具有的严肃意义才不是一种硬贴上去的标签,而是真实历史的呈现。如果有人说这是一部表现革命英雄主义的小说,我会认同。 —— 阎晶明
  • 39、批评家最主要的,还是从作家的自述中寻找创作者的心态痕迹,探究作者意图与作品实际呈现之间的差距。小说家的职责和心思应在创作本身,而不是忙着去做自己的评论家。 —— 阎晶明
  • 40、追踪阎连科的小说创作,会觉得他是个企图对小说意义“通吃”的作家,强烈的现实感,巨大的历史投影,深重的人性与哲学寓言,阎连科都想在自己小说里得到生发,三者间在多大程度上融合,是决定阎连科小说成功与否的重要因素。 —— 阎晶明
  • 41、小说里的精神,既可以是一股崇高的力量,也可以是一道脆弱的灵光,生活里的情感和欲念有多少种色彩,小说里的精神就可以有多少层面,我们可以列举太多的小说证明这一点。在新近的不少小说中,我们却读到了一种奇特的精神现象,体现出当代小说家创作追求上的尖锐和极端,即努力挖掘未被前人充分表现的精神层面,力求从小说内质上求突破。 —— 阎晶明
  • 42、现在的情形是,不少写作者有兴趣去解构传统的文学经典,让已有的人物性格“多重”,关系复杂,却无力去表现现实的复杂,无力揭示当代人跃动的灵魂与多重人格。这无论如何是一种创作力苍白、想象力贫乏、认知力下降的表现。 —— 阎晶明
  • 43、散文是一种最难用理论去框定的文体。广义的散文是一切用优美文字写下的具有真情实感的文章,一切不可归于小说、戏剧、诗歌和理论的文学作品,都有可能被划入到散文的行列。日记、演讲录、墓志铭、回忆录、书信、作家的创作谈、哲学家和科学家的研究札记和随想录,都有可能被当作散文来阅读。散文和别的文体最容易在界别上发生模糊。 —— 阎晶明
  • 44、批评在当下文坛的力量可以从几个方面得到证明。在作家作品研讨会上发言的是批评家,无论研讨会这种批评方式多么令人生疑,但它已经是文学与媒体自然嫁接的直接途径,作家和作品的名字想要进入媒体通道,研讨会的仪式可能是一个最好的由头;选编文学年选的“主编”是批评家,大约有三五年时间了,各类体裁的“年选”往往是年头岁尾里最热闹的文学景观,而且版本之多,已令读者无所适从,令业内人士眼花缭乱,选择和被选择以及主编“序言”里的评价,成了不可忽视的定位;为创作走向作“月评”、“季评”、“半年观察”的是批评家,他们理所当然是这种工作的操作者,对谁的创作作出评论比如何评价更显重要,因为他或他们因此会成为一个时期或一种创作现象的“代表性作家”;参与评奖、主持“排行榜”的大多又是批评家,以各种名义设立并不断促生的文学评奖活动中,批评家拥有更多的发言权,因为他们通常被认为是最熟悉作家与创作的人群。 —— 阎晶明
  • 45、文学创作的手法越丰富,文学队伍的构成越复杂,文学生产的途径越多样,批评的整合作用就越突显。让批评成为一种力量,这是文学的需要,也是批评本身的题中应有之意。 —— 阎晶明
  • 46、当然,在现实与梦幻之间,作家并不能完全自觉地划分出优劣高下,从艺术创作的角度讲,这种清晰的划分也大可不必。 —— 阎晶明
  • 47、一般而言,一个作家,往往是因短篇而成名,之后又会努力在长篇创作领域里确立自己的位置。包括鲁迅这样的“短篇王”,后期也曾数度试图从事长篇小说的创作。我们今天正处在一个长篇兴盛的文学时代,文学市场的气氛更加注长和促生了长篇小说创作。 —— 阎晶明
  • 48、把精神说清楚是一个巨大的诱惑,也是一种极度的冒险。贾平凹以前的小说世界是一个相对宽泛的乡土概念,这一次的“清风街”是他彻底回乡的写作行动。正是因此,我们看到的《秦腔》,不是“百年历史”的描述,这种“百年历史”的宏大构想,在近十多年来的长篇小说创作里,已是一种通行的惯例。 —— 阎晶明
  • 49、如果没有生了一场病,我可能什么事都会想做,但是生了病之后,我知道我只能做一件事,那就是画图,那就是创作,同时它让我感觉到自己非常的敏锐,让我发现了很多的东西,这一场疾病的低潮却让我产生了另外的高潮。 —— 几米
  • 50、在多数人的词汇中, 设计意味表面装饰。它其实是内部装饰。这是沙发帷幕的织品。但对我, 没什么能比设计的涵义更深刻了。设计是结束自我表达的使用产品,或服务的连续外层人工创作的根本灵魂。 —— 乔布斯
  • 51、我不想给自己贴上太多这样的标签,当然我不想唱口水歌,但也不想把自己定义成创作型歌手,条件成熟的时候,我也会把自己写的歌拿出来。 —— 张靓颖
  • 52、桃树不说我是创作桃子的,也没参加桃子协会。 —— 孙木心
  • 53、我手掬着此刻的赐予,这真实中没有疑虑,没有矛盾。我创作歌曲的时候,心里充溢秀林的绿涛,清风的激动,霞光的延展,花开的欢情。心里走来无名的贵宾、没有地址的旅客。它包含的真实顷刻之间臻于完满,不会爬到姓名的背上自吹自擂。今时的地平线的另一边,我望不到的时光那儿,互不认识、互不亲近的千百万个姓名互相拥挤推搡的时候,我无忧无虑影子般的名字,如不幸与它们一起蠕动,那是该咒骂的贪梦蜃景。我神往的黑暗中,静坐着宇宙之画的作者,没有姓名,在欢乐中露面。 —— 泰戈尔
  • 54、人在诗里写静默的心声。人的感知选择音乐作为载体的时候,把闪电般活跃的原子群似的乐章拘禁在“有限”里,教它动作,引它奇妙地旋转、跳幻,“有限”内就擒的舞蹈,获得以歌塑成的形象。无语的形象群,汇集在创作的厅堂。系足镯的“激情”参加洒红节,形象的舞女协调来宾的节奏。借助文字、音符、线条表达理解的,是学者。 —— 泰戈尔
  • 55、生活是文学创作的源泉。这是最古老而又最时髦的口号。 —— 贾平凹
  • 56、文学创作,犹如体育运动,作家也要求有一种意识。 —— 贾平凹
  • 57、这是近几年文学创作中最重要的现象,“底层写作”是关于底层的书写,而不是底层人自己的写作,它与一度非常热闹的“女性写作”的概念方式恰好相反。现阶段“底层写作”虽然不能构成大规模的创作思潮,但是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一种创作现象。 —— 王虹艳
  • 58、我想文学期刊存在的价值之一就是它鼓励了众多新作者的创作,同时它让坚持的人坚持下来,怀疑的人离去,在它所形成的文学磁场内,我们老生常谈的关于爱与美、自由与真理的梦想仍然是它最具有魅力的部分,它对于众多差作品所表现出的足够的忍耐力,是基于对伟大作品的执着。 —— 王虹艳
  • 59、当代女性散文经历了一个从沉默到喧哗的过程。五、六十年代及至文革期是女性散文的沉默期,但是新时期之后,尤其是九十年代中国女性散文出现了多种声音的合唱——新潮散文、老生代,新生代,小女人等等,这使女性散文一时间众声喧哗,从而也进入到了女性散文创作的高峰期。 —— 王虹艳
  • 60、在散文回归内心、回归自我时,女性散文家们也同样开始了面向自我灵魂的书写。这一时期女性散文的代际现象较为明显,老生代如冰心、杨绛等的作品更加炉火纯青。尤其是杨绛的创作更是显出深厚的艺术修养。 —— 王虹艳
  • 61、新生代的作家既有力图突破以往散文模式的“新散文”作家,也有一些都市休闲散文的写作者。这是新时期尤其是九十年代后女性散文领域的两种创作潮流。 —— 王虹艳
  • 62、进入九十年代,随着新生代的女性散文家以及创作流派的出现,再加上已有的老生代、中生代的女性散文家,女性散文真正呈现出众声喧哗的局面。一方面是不断的向生命的深层空间拓展,一方面则是开始与市场的快餐文化妥协。一方面女权主义思想开始冲击中国女性的写作,另一方面传统生活以及古典文化依然是中国女性散文挖掘不尽的话语储备。老生代散文续接着汉语传统中最为纯粹的语言和文化资源,而中生代与新生代的作家则开始了新潮散文与“新散文”的实验。 —— 王虹艳
  • 63、文体,又称文类,文学体裁或体式。在这里不是指文学的叙事和修辞意义上的方式。文学体裁的划分方法依据传统分类法,可分为四大文体,即诗歌、小说、散文、戏剧。每一个时代关于文体的选择都是不同的,比如中国古代的大部分时间都拒绝了小说,认为它是一种不入流的形式,而明清时期却是小说的辉煌期。我们常说的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不仅仅是对于某一时期某种文体的创作成就的指认,也是对一个民族的审美形式和文化精神的概括。 —— 王虹艳
  • 64、散文是记载正史的方式,也代表了知识分子的“学”“仕”一体的思维方式。文言散文的世界就是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得以权力化的世界。而在这个世界里,女性恰好处于一种边缘地位,她被告诫要远离她的话语权。很显然女性不可能真正进入到一种排斥她、塑造她的文体创作中,她已经被先验的排斥在正史之外,她的创造性是被怀疑的,尽管这种怀疑并没有原因也没有经过证明。 —— 王虹艳
  • 65、新时期后,有很多“五四”以及十七年时期就已经开始创作的作家,这时候因为年龄或者运动中的摧残等等,她们的身体以及创作力都处于一种衰弱的状态,但是她们仍然在创作,此时写作仅仅只是一种姿态,是向某一种势力或者是生命力本身的宣战,这时候,被她们广泛采用的散文文体,严格的说并不是一种文学体式,而是一种生命形式,文学性被最大限度的削弱,凸现在文本中的是个体生命在劫难后向自我的一次“交代”——就像文革中她们向“组织”交代,现在她们向自己交代。 —— 王虹艳
  • 66、每一种文体本身都有它独特的审美品质,建立文体意识首先应该认识到文体的这种独特性,任何关于文体的实验都是将这种特质发挥到极致,而不是将它抹杀。散文也是这样。它自身的种种特质既是对创作的限制,同时也是它的优势。 —— 王虹艳
  • 67、女性散文的文体自觉意识在“五四”后期就已经初步形成,但是这种自觉意识并没有作为传统深入到所有女性写作之中。对于很多女作家来说,散文创作往往是小说或诗歌之外的一种附属品,它承接的只是过剩的热情,或是热情消退后的无奈,散文作为一种文体的独立性往往被忽视。 —— 王虹艳
  • 68、从凭借先天的良好的艺术感觉而从事于写作,到认识到文体的独立性与规范性,并在此基础上寻找到突破规范的途径,从而重新进入到自由之境,这是散文在否定——肯定——否定的辨证思维下的重新整合,也是散文家进入到创作的更高境界的必要的环节。对于散文来说,恰恰是在坚持某种规范的情况下的“反规范”,才构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文体创新。 —— 王虹艳
  • 69、创作必须是自由的。 —— 李安
  • 70、当然,纯文学势必是小众的,它在特定时期可能不被认同,它是少数人为之殚思竭虑的艺术创作,是具有崇高感的文学朝圣。在它所开辟的文学疆域中,矗立着几乎所有文学史上的殿堂级人物。 —— 王虹艳
  • 71、八十年代的散文批评,主要是集中在对于现代文学中散文理论的整理,以及对现代散文史及散文艺术论等方面的关注。但是更有意义的是这一时期对于17年散文的重新认识与评价,这直接影响了新时期的散文创作与理论的发展。对17年散文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对“杨朔模式”、“形散而神不散”、“轻骑兵论”、“海阔天空论”等一些权威性观点的批判。 —— 王虹艳
  • 72、关于大散文与散文净化的论争,到今天依然是难有定论的话题,它直接引发的一个争论是究竟应该把什么类型的散文视为散文正宗。对此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在由北京大学组织召开的第一届“中国散文论坛”上,林非强调了散文的广义狭义之分,并以徐迟的“塔尖塔基论”来论证抒情散文应当是散文中的塔尖,而其他类型的散文则是组成了散文的坚实的塔基,虽然这种提法较为温和,但是实质上也是认同于“抒情散文正宗论”。而北大的陈平原教授则认为智性散文更能体现散文文体的优越性,并以鲁迅、周作人的创作为例证明智性散才是优秀散文的正宗。 —— 王虹艳
  • 73、关于“小女人散文”的论争。小女人散文主要指90年代初、中期在上海及广州一带风行一时的都市女性散文。女性文学与都市的关系本身就是十分紧密的,因为女性意识的觉醒就是在城市文明化进程中展开的,因而许多女作家都会创作出与城市题材相关的作品,在散文界也是一样。 —— 王虹艳
  • 74、九十年代以后,“新散文”一词经常被使用,无论是在出版、创作还是批评领域,“新散文”都频频出场亮相。人们用“新散文”来指称或标榜一种与以往散文不同的散文,但是因为没有一个鲜明的参照系——很难说,“新散文”到底是相对于“五四”时期的散文,还是十七年的散文模式,而散文作为一种个性化言说方式又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因而,“新散文”的命名方式往往带来混乱。 —— 王虹艳
  • 75、毫无疑问,“新散文”的作家们就个体的创作成就而言,还没有出现自己的可以进入散文史的大家。某种意义上,“新散文”作家的创作充分证明了散文作为一种“易学难工”的文体的特征,对于一个散文作家来说有几篇出色的作品已经不易,而想让每一篇散文都保证很高的水准,显然是困难的。 —— 王虹艳
  • 76、“底层写作”是这几年中国文坛最重要的文学现象,作家们持续地对于中国底层大众的关注令人钦佩。但是作为一个文学选刊的编辑,在每天大量的对于原创作品的阅读中,我慢慢生出了许多疑虑。 —— 王虹艳
  • 77、对于文学的众口一词往往会带来某种权威式的导向,带来乏味的文学创作现实,让人在茫然中感叹“和而不同”是多么不易。文学无论是以题材、主义或者是以文体形式来划分,都应该有多元化的导向和创作实绩。 —— 王虹艳
  • 78、电影人在他们进行艺术创作的过程中感受到权力对他们的压抑,所以在他们那里就产生了反作用力。 —— 李银河
  • 79、电影审查制度是一个违宪的制度。宪法规定,中国公民拥有言论自由的权利和出版自由的权利,艺术家的创作和出版作品的活动受到宪法的保护,而一些行政机构和个人根据某些自行制定的标准来禁止和处罚一些公民的创作和出版的自由权利,这种行为本身是违宪的。 —— 李银河
  • 80、在正式开拍的头一天我们都一定会排练、试戏,冯导是一个特别要求完美的人,创作上特别谨慎,而且要求很高。有一次好像因为灯光没有调配好,加上他身体又不好,竟然在看回放的时候太激动而晕倒。能够跟这样的导演合作我非常开心。 —— 邓超
  • 81、人们认为:我的艺术创作是轻而易举得来的。这是错误的。没有人像我那样在作曲上花费了如此大量的时间和心血。没有一位大师的作品我没有再三地研究过。 —— 沃·阿·莫扎特
  • 82、‘试奏’的艺术在于什么呢?它在于:按应有的速度、准确地按谱子来弹奏一切,包括所有音符、装饰音和诸如此类的东西,并且有恰当的表情和趣味,以致你可能认为这是演奏者自己创作的。 —— 莫扎特
  • 83、我的舌头已经尝到了四的滋味,但我的创作还是乐观的。 —— 莫扎特
  • 84、中国一直以和谐为美,而真正的和谐是什么?就是在坚持不同声音、不同观点的前提下,对于他人的一种宽容,一种融入。其实这就是君子之道。陶渊明的意义,不在于在诗中构置了一个虚拟的田园,更重要的是,他让每一个人心里都开出了一片乐土。……,他是田园诗创作的鼻祖,中国的隐逸之宗。陶渊明的生活条件虽极其简陋,但他活得却很欢乐。《南史?隐逸传》记载说,陶渊明自己不解音律,却蓄素琴一张,这张琴连弦都没有,就是那么一段木头。他每有会意,就抚弄这段木头,说是弹琴,而且弹得很投入,把自己内心的情感全都寄寓其中,有时弹着弹着就痛哭失声。 —— 于丹
  • 85、由胡适们共同造就的旨在实行语言、诗体“大解放”的“白话诗”运动无论在思想内容与艺术形式方面都具有古典诗歌所无法比拟的优越性价值,使得绵延数千年的中国诗歌面貌焕然一新,究其实,这背后不能不归功于胡适们超越时人的先进的诗歌观念,以及在此种先进的诗歌观念指导下所进行的积极创作实践。 —— 谭五昌
  • 86、受时代精神气候的影响,当下的长篇小说创作在整体程度上商业气息比较浓郁,尤其是那些以“先锋”、“前卫”称号著称的中青年作家,更以其“时尚化写作”投合大众的阅读趣味而大获“商业性成功”。其结果,使得长篇小说中的“欲望化叙事”成为大多数“时尚作家”自觉遵从的一种“叙事法则”与“艺术思维”。 —— 谭五昌
  • 87、由于受到中国传统诗教(儒家文化诗学观念)强大的渗透性的内在影响,加之20世纪中国新诗几乎始终处于启蒙与救亡的社会历史语境,致使20世纪的中国诗人比较普遍地存在一种浓郁的社会历史情怀,即他们在诗歌创作中常常自觉或不自觉地将社会面貌、时代风云及现实人生境遇从理想化的角度予以关注和审视,并在此基础上对之予以“写实性”的再现或“浪漫化”的表现。 —— 谭五昌
  • 88、如果从思想本身所显示出来的深度与广度着眼,“历史信仰”无疑称得上20世纪中国现当代诗人诗歌创作中一种极其重要的思想资源。从严格的意义来说,阶级意识、民族意识、人道主义思想均可归入“历史信仰”的范畴。因为它们皆涉及到人与历史之间关系的理解与观念,并表现出在历史(时间)进程中对于人的主体地位的认同、期许和信念。 —— 谭五昌
  • 89、很多人可能都认为创作型的女歌手肯定是性格特严肃、特木讷的,其实歌手是可以多元化的。 —— 王蓉
  • 90、诗歌创作作为一种最具精神(心灵)和文化创造性的艺术活动与行为,其背后必然要体现出创作者(诗人)的价值立场及与之相关的“身份”(社会文化及生理意义上)问题。在此意义上而言,作为人类另一半的“女性”的诗歌创作(诗歌书写)行为无疑具有其独特而重要的精神价值与文化价值。 —— 谭五昌
  • 91、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自“伤痕文学”作为一种文学创作潮流出现以来,以“文革”这段特定历史作为叙述对象的小说文本数量不在少数。然而,以长篇小说的形式与篇幅,专门以“文革”作为重点叙述对象的小说文本数量并不很多。 —— 谭五昌
  • 92、按照我的猜想,在当今的中国主流文坛上,知道贺享雍这个名字及其文学创作的人应该不会很多。这也许是我们处身其中的时代太过喧闹、我们周围的人和事太过耀眼的缘故。单就文学而论,那些白领郁闷、异域风景、股海翻腾、搜神志怪各种商业类型且不说,只说跨国资本、互联网络就足够人消化的了。 —— 陈福民
  • 93、我现在心态越来越平和了,瞧什么都可乐,这样就容易创作出好相声。 —— 郭德纲
  • 94、在胡学文的小说创作中,给人们留下难忘的深刻印象的,是那些含辛茹苦、倍受侮辱和损害却闪耀着人性光辉的女性群像。放眼当下文坛,很少有人在这方面能像胡学文那样用力并且成绩斐然。 —— 陈福民
  • 95、近代历史哲学这种把握世界绝对理念的一揽子雄心,对长篇小说的创作理念发生了致命的影响。尽管优秀的作家在自己的创作过程中也会因为对事物的偶然性、非理性因素感到迷惑,因此有逸出历史轨道的艺术冲动,但总体说来,19——20世纪的长篇小说家基本是相信历史进而去寻求历史规律的一群大师,文学的历史化或者历史的文学化是他们自觉的使命,并且为此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这么说当然有些粗暴,希望我没有因此唐突大师。 —— 陈福民
  • 96、在整个八十年代,先锋派被看作洪水猛兽,人们也寄望于先锋派开辟文学创作的远大前程,先锋派在八九十年代之交确实给当代文学提示了一个崭新的历史现场,在那里,汉语小说上演了最具有挑战性的艺术演练。经历过先锋派的形式主义实验,汉语言小说似乎不再有什么高地需要攻克,也没有什么地方想象力不能触及,先锋派的语言光亮照彻了那些死角和绝境。 —— 陈晓明
  • 97、曾经作为规范的文学理论,现在并不能规范文学批评,更不用说规范当下创作实践。它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中国特殊时期的历史,但不能有效解释当下中国的文学创作实践。当代批评与旧有的文学理论分道扬镳,重要的是时代变异使然。 —— 陈晓明
  • 98、近年来对文学界的批评时有耳闻,如抱怨现在的创新之作太少而平庸作品太多,如批评目前一些作家远离尘世,只会写一些小圈子的生活……其实文学界的这种萎靡现象,文学期刊要负主要责任,因为文学期刊做为作家的创作园地,对作家无形的暗示和有意的引导,其作用是不可低估的。 —— 段崇轩
  • 99、在计划经济模式中生存了数十年的文学期刊,今天是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地步了,否则它就永难走出困境,最终只能自我消失。努力改变文学期刊的外部生存环境自然重要,但根本出路还在改革自身。面对新的时代要求,文学期刊要把发展文学事业和面向市场结合起来,以读者的审美需求设计刊物面貌,改革栏目配置,编选文学作品,引导作家创作;在满足读者需要的基础上,把提高和开阔读者的审美境界作为自己的“特殊使命”;要加强文学编辑的自身建设,建立竞争机制,提高编辑待遇,确实形成一支力量雄厚、富有活力的编辑队伍。唯有这样,文学期刊才会置之死地而后生。 —— 段崇轩
  • 100、为什么有些短篇小说,总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不痛不痒、孤芳自赏的感觉?一个深层原因,就是这些作品是在书斋里创作出来的,是文人作家道听途说,然后用理性和技巧打造出来的。它们也许是精致的、深刻的、审美的,但却很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 段崇轩
名人名言简介:
名人名言指那些从小事中悟出大道理,为人类发展做出贡献的,富有知识的名人所说的能够让人懂得道理的一句较为出名的话,广泛上来说就是有意义,向人们揭示一定的道理的话,名人所说的谚语,格言等都可以叫名人名言。名人名言网(www.justsayout.com)收录了国内外海量名人名言,来到本网将是一次与世界最伟大头脑的零距离接触。这是一处挂满人类思想的葡萄藤,这里的葡萄将让你品尝到智慧的甘甜。这是一个关于人生和世界的展厅,认真的参观者将是最成功的受益者。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名人录  |  分类名言
Copryright © 2008-2015 名人名言大全|名言警句大全   www.justsayout.com   京ICP备05001210号-2   执行时间:15.63 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