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名人名言大全 -

非常经典的阎晶明名言箴言

    >> 提交新名言
  • yán
  • jīnɡ
  • mínɡ
  • mínɡ
  • yán

非常经典的阎晶明名言箴言:

  下面是名言词典网(www.justsayout.com)小编搜集整理的关于阎晶明的名言警句,希望能够给大家以帮助。
    非常经典的阎晶明名言箴言
  • 1、我印象中的郑彦英是一位散文家,作为在中原地区生活多年的关中人,郑彦英曾经集中笔力对中原文化和生活情貌作过全方位的表述。《拂尘》不是郑彦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但我是通过这部小说第一次确认了他的小说家身份。
  • 2、《风声》让我开始认识到麦家的厉害。假如小说世界是一个广场,大多数心向往之的人是热热闹闹结伴而来,麦家也要到这广场来,就像他不说话但也喜欢和朋友在一起一样,不过他似乎是一个人走在一条没有脚印的路上。走自己的路,并不意味着他一定认为这是捷径和坦途,而是因为,他走得慢,跟不上,他好像一个掉队者,一个人走在小路上,反而看到了沿途许多被人忽略的景观。
  • 3、麦家在写作《风声》时,始终采用一种写实的手法进入,三部开头都以采访、纪实的笔调开始,甚至不忘用自己生活和创作中的一些实际经历作铺陈,看上去很不经意。这又是拙笨的麦家采用的另一种机巧。这种写法让人觉得他这些故事都是“不得不”写的结果,特别是“西风”的开头,叙述是为了保证“东风”能顺利出版才不得以而为之的,就像麦家在生活场合里一样无辜。但客观上它们却恰恰成了一种机智的叙述方法。麦家借此告诉人们,他不是为继续保持“解密小说”的称号才新编这则故事的,这里写的都是生活,就像扉页上所说:“生活是最好的小说。”同时,小说主题所具有的严肃意义才不是一种硬贴上去的标签,而是真实历史的呈现。如果有人说这是一部表现革命英雄主义的小说,我会认同。
  • 4、刘晓刚的小说有一种难得的气质,这是一个对人生不断进行思索的作家写下的小说,他有耐心也有力量把这种思索贯穿到小说的始终。刘晓刚的小说也有一种血性和气势,《天雷》是一部以当下生活为题材的小说,但对世象与市景的描写并没有拖垮小说在意念上的表达。
  • 5、从“小天地”看“大世界”是小说家通常会用的写作手法。他们常常会设制一个特定的环境来展开故事,并将其视为打通外部世界的通道。从“大观园”到“大宅门”,从“七十二家房客”的大杂烩到“四世同堂”的严整,小说家通过一个家族的故事或一群为生活奔忙的普通人,展现时代社会的巨大变迁。就此而言,在小说家笔下,生活在深宅大院的人不论贫穷富有,也不论新旧老少,都具有平等的地位。这可能是也是一种“中国风格”的体现吧。
  • 6、从小说架构上看,《园青坊老宅》始终面临一个叙述上的问题,就是如何让“狐仙闹鬼”、“老宅拆毁”这两个要素同世道人心的变化有效合拢,在意义上擦闪出特别的火花。园青坊老宅最后在大火中烧毁了,人们的命运必须从头开始。这可能也是老宅必然的结局,是作家在故事结局上最干净利落的选择。
  • 7、人,如何才能诗意地栖居,最起码能安然自在地活着,这是需要不断追求的世俗生活目标,更是一个永无止尽的精神难题。
  • 8、一个批评家可以写散文、随笔甚至小说,小说家自然也就有权写评论文章,没有什么角色一定是固定不变的,“作家批评”本来就是批评的一种。
  • 9、近两年来,小说家的“自我批评”意识也在增强,特别是一些和媒体接触方便,有发言资历的主流作家,往往会在他们的小说出版之后,急速进入自我阐释的行动中。接受太多的记者采访,撰写过长的自评文章,甚至还和媒体记者一起去搞新闻发布会,在电视镜头前侃侃而谈,俨然一付社会活动家的面孔。
  • 10、我注意到有的小说家以太过肯定和不容置疑的口吻谈自己的小说,不但透着态度客观的丧失,还暴露出对批评权限的认知缺乏。我还注意到,多数小说家在谈论自己小说时,对已有的批评成果和批评观点漠然对之,并不提及。
  • 11、批评家最主要的,还是从作家的自述中寻找创作者的心态痕迹,探究作者意图与作品实际呈现之间的差距。小说家的职责和心思应在创作本身,而不是忙着去做自己的评论家。
  • 12、中国批评界一直在寻找一位“智勇双全”的精神领袖,一位集批评智慧,发现眼光和优雅语言于一身的批评家。朱大可差点成为这样的人物,今年某时,在北方政治都城北京,一群组合特别的批评家和作家,为朱大可开了一次“专家论证会”,把朱大可的批评风格推崇到了一个相当高的位置。而朱大可本人,从会议的报道材料看,似乎也笑纳了所有这些赞誉。然而,一个锐气十足,敢于横扫一切的批评家,笑容可掬地满足于“一个个伸出拇指把你夸”的喜气之中,这想象中的情景让人顿生失望之情。
  • 13、近两年来,关于鲁迅的各种声音甚嚣尘上,鲁迅研究多少年积累的成果,在这时暴露出它脆弱、僵硬、缺少诗性的一面,面对“断裂”者们声称鲁迅是块“老石头”的极端,王朔也要重评鲁迅的“无畏”,鲁迅专家们的反击似乎缺少力度。掉书袋,无味地重复论点,简单地不屑,使鲁迅的形象再次变得模糊不清。
  • 14、中国的批评家普遍缺少理论的涵养,缺少智慧更是他们致命的弱点。罗兰·巴特于是在当代中国最有市场。朱大可的含带锋芒与华丽色彩的海派批评,也许还要加上王朔式的口无遮拦的无畏骂人,在一片萎迷不振、趋时献媚和乏味无聊的批评风气中,给人有横空出世的感觉。前者因其深奥和欧式句法不可模仿,后者因其绝对轻佻而令人不敢追随。
  • 15、其实,从足球场,包括足球场的看台上,我们能看出的绝不仅仅是足球本身。当捷克人一路凯歌渐露冠军相时,我就曾向一位乐观的朋友断言,不管捷克是不是欧盟国家,以其东欧球队的身份要想把欧洲杯夺走,恐怕很难。也许他们输希腊是命里注定,但那天意大利光头克里纳的哨子,在尺度上的确有些偏差。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上世纪90年代,非洲足球的突然崛起以及在世界杯上对欧美诸强的挑战,令世人瞠目的同时也遭受了许多不公正的待遇。
  • 16、我们常常说让体育归于体育,让足球回归到足球本身,但事实上这种纯粹是不可真正追求到的,或者说世界上几乎没有完全纯粹的事物。
  • 17、在我们这个竞争日趋激烈的社会里,古典的情调找不见了,一切都变得可以量化,标尺不但可以衡量力量和技艺,而且可以衡量艺术、情感和诗意。也许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把充满了活力的足球比赛当作最后一道诗意风景来观赏,甚至不惜牺牲最宝贵的睡眠。
  • 18、追踪阎连科的小说创作,会觉得他是个企图对小说意义“通吃”的作家,强烈的现实感,巨大的历史投影,深重的人性与哲学寓言,阎连科都想在自己小说里得到生发,三者间在多大程度上融合,是决定阎连科小说成功与否的重要因素。
  • 19、小说里的精神,既可以是一股崇高的力量,也可以是一道脆弱的灵光,生活里的情感和欲念有多少种色彩,小说里的精神就可以有多少层面,我们可以列举太多的小说证明这一点。在新近的不少小说中,我们却读到了一种奇特的精神现象,体现出当代小说家创作追求上的尖锐和极端,即努力挖掘未被前人充分表现的精神层面,力求从小说内质上求突破。
  • 20、现实里的灵魂问题已经比小说里的表现更加复杂,即如马加爵这样的变异人格,他的学历既能够让他成为一名“寻找金矿的勘探队员”,他的出身又决定了他还有着“挑夫”般的敏感与欲火;他的视线刚刚才从“草地上的云朵”移开,他的灵魂却又朝着可怕黑暗深处延伸。当一个人的灵魂出现如此分裂的纠葛、冲突与难以摆脱的嘶咬时,悲剧就更加令人心惊。
  • 21、现在的情形是,不少写作者有兴趣去解构传统的文学经典,让已有的人物性格“多重”,关系复杂,却无力去表现现实的复杂,无力揭示当代人跃动的灵魂与多重人格。这无论如何是一种创作力苍白、想象力贫乏、认知力下降的表现。
  • 22、我们常听说杂文是“匕首投枪”,也常听到关于杂文“战斗风格”的议论。于是就把杂文从文体到主题都作了限定,导致现今的杂文虽是正气十足,“政治正确”,却少了鲜活,没了个性。
  • 23、所谓的“公理”与“正义”的“代言人”的“正人君子”。鲁迅不荆轲,他并不奢望自己的笔能致军阀和反动政府于死地。他的战斗对象就在自己的身旁,从职业上讲,甚至都是自己的同类、同行。
  • 24、我们现在的许多杂文家,大多是书斋里的论客,电视机旁的评论员,报纸“杂闻”的归纳者。自己身上并无一点是非,不是“领导”,不在“官场”,能够骂“官僚”(鲁迅当教育部的职员达二十多年);不是作家,不写小说,可以随意批评文坛(鲁迅是中国现代小说的开先河者);不是商人,不做买卖,可以痛斥奸商的可恶;不是歌星影星,可以非议“走穴”和“假唱”;不是建筑专家,可以谈工程质量;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 25、杂文家,首先应当自在“杂务”中生存,为个人的独立,自己的个性而努力和斗争,才能再寻求更广大的意义。杂文,首先是一种精神的自卫。
  • 26、我的阅读史和饮食史基本上属于同步变化过程,大体上经历了饥不择食、暴饮暴食、营养选食和伤胃厌食等阶段。我出生于上一个世纪的六十年代初,饥不择食是童年记忆里最深刻的部分,发展到今天,也偶尔会打着饱嗝说出“吃饭真累呀”、“医生不让吃得太油腻”之类真心的时髦话。我的阅读也是如此。
  • 27、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知识界,大家还在互相推荐可读之书,对我影响最大的著作,一本是宾克莱的《理想的冲突》,另一本是考夫曼所编《存在主义》,两部著作都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前者是对西方价值观变化过程的生动描述,有着吸纳不尽的思想内涵;后者是对存在主义的具象归纳,比之许多抽象的解释更让人着迷。也是从这本书里,我记住了克尔凯郭尔这个名字,也领悟到了从陀斯妥也夫斯基到萨特的思想脉络。
  • 28、近些年来,当代中国作家的各类小说成了我最主要的读物,这其中有失望也有惊喜,体验过阅读的享受,也抱怨过乏味的折磨,但毕竟我们大家在同一片蓝天下生活,这些“生猛海鲜”的味道是将来的读者、域外的读者难以完全品得出的。
  • 29、散文是一种最难用理论去框定的文体。广义的散文是一切用优美文字写下的具有真情实感的文章,一切不可归于小说、戏剧、诗歌和理论的文学作品,都有可能被划入到散文的行列。日记、演讲录、墓志铭、回忆录、书信、作家的创作谈、哲学家和科学家的研究札记和随想录,都有可能被当作散文来阅读。散文和别的文体最容易在界别上发生模糊。
  • 30、新时期以来的中国散文,应当说还是一个非常活跃的文体,报纸副刊的大量滋生,助长了散文的发达。只不过,我们自觉不自觉地企图把那些言论性的杂文,文体轻灵的言论和评论,等等这些并不规范的文章从散文里划出去。
  • 31、面对疆域无限的散文,我们还能说什么呢?在我看来,散文除了它的“兼容并蓄”外,最大的特征,就在于它同时又是一种极为脆弱的文体。我们可以谈论的,正是蕴藏在这种文体中令人心动的脆弱性。
  • 32、散文的脆弱在于,它是一种来不得半点虚假的艺术形式,散文中的“小我”过分狭隘,我们就不会与其中表达的感情沟通;散文中的“大我”过分夸张,失去自然与亲切,我们又会敬而远之,无法从心灵深处产生共鸣。
  • 33、散文,既可以是出师前的动员,也可以是父亲的背影;既可以是对白杨的礼赞,也可以是对荷塘月色的欣赏;既可以是领袖的一篇演说,也可以普通百姓的一封家书;既可以是面对黄河的合唱,也可以是对浆声灯影里的秦淮河的倾听。所有这一切无疆域的奔驰,都取决于是否能表达出令颤栗的真切感情,是否把持住了那一份脆弱的真情,是否体现了人类智慧的尖锋。
  • 34、在文学领域里,批评的位置最为模糊,她或者被人视为高高在上的指点者,或者被认为是跟在文学后面亦步亦趋的追赶者。对于批评的尊敬远不如对她的不屑与不满那么多。即使在批评家内部,批评的作用和地位也是大家常常怀疑并要说三道四的。“叮在牛背上的蚊蝇”,“一钱不值的废话”,“恶意的棒喝”,“无聊的吹捧”,几乎是文学批评不可能完全抛弃的代名词。
  • 35、文学批评出现的这些新功能,在令人怀念的80年代并没有得到充分体现。如果说80年代的批评家更主要的是以“理论先行”让作家怀有敬意的话,今天的批评家手中却有了更多的武器。批评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显示出强劲的力量。
  • 36、批评在当下文坛的力量可以从几个方面得到证明。在作家作品研讨会上发言的是批评家,无论研讨会这种批评方式多么令人生疑,但它已经是文学与媒体自然嫁接的直接途径,作家和作品的名字想要进入媒体通道,研讨会的仪式可能是一个最好的由头;选编文学年选的“主编”是批评家,大约有三五年时间了,各类体裁的“年选”往往是年头岁尾里最热闹的文学景观,而且版本之多,已令读者无所适从,令业内人士眼花缭乱,选择和被选择以及主编“序言”里的评价,成了不可忽视的定位;为创作走向作“月评”、“季评”、“半年观察”的是批评家,他们理所当然是这种工作的操作者,对谁的创作作出评论比如何评价更显重要,因为他或他们因此会成为一个时期或一种创作现象的“代表性作家”;参与评奖、主持“排行榜”的大多又是批评家,以各种名义设立并不断促生的文学评奖活动中,批评家拥有更多的发言权,因为他们通常被认为是最熟悉作家与创作的人群。
  • 37、文学创作的手法越丰富,文学队伍的构成越复杂,文学生产的途径越多样,批评的整合作用就越突显。让批评成为一种力量,这是文学的需要,也是批评本身的题中应有之意。
  • 38、当然,在现实与梦幻之间,作家并不能完全自觉地划分出优劣高下,从艺术创作的角度讲,这种清晰的划分也大可不必。
  • 39、在文学体式里,小说体裁的划分最具有超越形式的意义。长篇小说、中篇小说和短篇小说,似乎分别承担着不同的文学使命和文体意义。无论一个时代还是一个具体的小说家,对这种体裁的判断与追求都具有特殊的含义。“长”和“短”尽管没有高下之分,但在人们的意识中,却有着不同的意义。
  • 40、在今天这样一个只有长篇还能证明文学的社会存在的时刻,批评家孟繁华主编出一套名为“短篇王”的小说丛书。这种行为本身具有某种道德感,这种道德上的承担责任,在编者的前言里也有表述。
  • 41、一般而言,一个作家,往往是因短篇而成名,之后又会努力在长篇创作领域里确立自己的位置。包括鲁迅这样的“短篇王”,后期也曾数度试图从事长篇小说的创作。我们今天正处在一个长篇兴盛的文学时代,文学市场的气氛更加注长和促生了长篇小说创作。
  • 42、在这样的时候还有人如此关注短篇小说,并有出版者去冒市场的风险,果真能让人联想到作家的使命和批评家用的“导向作用”,这是令人欣慰的举动。
  • 43、陕西人说“秦腔”二字,语气里绝对含有更多的精气神。痴迷、骄傲、辩护等杂合而成的情绪溢于言表,让外来的好奇者因此更感好奇。“秦腔”二字里,包含着一种强烈的文化认同和乡土迷恋。
  • 44、《秦腔》表达的是一种灵魂隐忧,是这种内心隐忧与眼神里的惊恐结合而成的一次文学书写。就此而言,她的出现的确是一种独特的存在。
  • 45、辨认贾平凹长篇小说有一个最基本的套路,这就是他特别喜欢散一件事、一个人把乡村和城市连接起来,“临时回乡”的知识分子已经好几次在他的小说里充当主要人物。《高老庄》是这样的结构,《怀念狼》也是相近的做法。《秦腔》的叙述眼光从来没有离开过清风街,但小说描写的却是两个世界的事情。
  • 46、把精神说清楚是一个巨大的诱惑,也是一种极度的冒险。贾平凹以前的小说世界是一个相对宽泛的乡土概念,这一次的“清风街”是他彻底回乡的写作行动。正是因此,我们看到的《秦腔》,不是“百年历史”的描述,这种“百年历史”的宏大构想,在近十多年来的长篇小说创作里,已是一种通行的惯例。
名人名言简介:
名人名言指那些从小事中悟出大道理,为人类发展做出贡献的,富有知识的名人所说的能够让人懂得道理的一句较为出名的话,广泛上来说就是有意义,向人们揭示一定的道理的话,名人所说的谚语,格言等都可以叫名人名言。名人名言网(www.justsayout.com)收录了国内外海量名人名言,来到本网将是一次与世界最伟大头脑的零距离接触。这是一处挂满人类思想的葡萄藤,这里的葡萄将让你品尝到智慧的甘甜。这是一个关于人生和世界的展厅,认真的参观者将是最成功的受益者。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名人录  |  分类名言
Copryright © 2008-2015 名人名言大全|名言警句大全   www.justsayout.com   京ICP备05001210号-2   执行时间:.00 毫秒